歡迎進入北京金稅財審會計服務有限公司官方網站!
今天是 2020年 01月 03日 星期五
北京金稅財審會計服務有限公司
Notice Bulletin
公告通知
行業資訊 您的位置:主頁 > 公告通知 > 行業資訊 >
分紅,你到底去哪兒了?
2019-09-03 返回列表
評估人員采集外部信息,用大數據技術分析后發現,L企業曾收到3000多萬元紅利,但申報數據中并無相關紀錄。面對評估人員的問詢,企業人員卻聲稱從未收到該筆款項。經過層層核查,稅務人員揭開了這筆分紅款的來龍去脈,企業股東補繳了相應稅款。此案例對企業如何依法、規范處理分紅的納稅事宜,很有借鑒意義。
發現疑點——企業申報“亮紅燈”
  
  不久前,國家稅務總局寧波市稅務局風險管理部門按征管計劃,開展了投資類合伙企業涉稅風險專項評估、核查活動。評估人員利用網絡爬蟲、大數據等技術手段,通過搜尋、分析網絡公共平臺的公告等信息,獲取了上市公司限售股投資分紅數據,通過與轄區內合伙企業申報信息實施交叉比對,以此發現涉稅疑點線索。在此過程中,寧波L投資管理公司因涉稅申報信息出現疑點,進入評估人員視線。按照風險管理規定,寧波市稅務局風險管理部門立即將該企業疑點線索傳至寧波梅山保稅港區稅務局。
  
  這條企業疑點信息顯示:“L投資公司2018年收到所投資上市公司分紅3800萬元,但企業卻并未就相關收入依法申報納稅。” 梅山保稅港區稅務局風險評估人員接信后,立即對L投資公司的投資收益等情況進行了核查。
  
  評估人員登錄L投資公司投資的某上市公司官網,核查該上市公司2018年對外發布的企業公告信息,發現L投資公司確為該上市公司股東,根據該上市公司2018年5月公布分紅公告的內容推算,L投資公司按照持股比例,可收到分紅款3700萬元。由于L投資公司為合伙企業,股東均為自然人,按照稅法規定,L投資公司應在收到股息分紅款后依法申報并為股東代扣代繳個人所得稅。
  
  但截至2019年5月,L投資公司并無“利息、股息、紅利所得”代扣代繳個人所得稅申報記錄。
  
  按照慣例,一般上市公司分紅款在除息日當日就能到賬,特殊情況下半個月內基本也會到賬,而截至2019年5月,L投資公司申報的利潤等信息中也并未出現這筆分紅利潤的蹤跡,這是怎么回事?
  
首度問詢——企業聲稱“未收錢”
  
  綜合各方信息,評估人員初步判斷,L投資公司股東存在少繳股息、紅利個人所得稅重大疑點,決定立刻開展相關調查工作。
  
  按照規程,評估人員首先向L投資公司遞送了一份風險提示函,向該單位表明,企業在對外投資、分紅涉稅業務處理上存在涉稅風險,要求企業先期開展自查工作,核實風險情況。由于風險金額較大,發送風險提示函之后,評估人員通過電話聯系了L投資公司財務人員,詢問企業是否收到該筆股息分紅。但L投資公司財務人員卻表示企業并未收到分紅款。
  
  距離上市公司做出分紅決定,已時隔1年之久,分紅款卻沒有到達企業賬上——聽聞企業人員的話,評估人員感到不可思議。而要核實企業財務人員提供的情況是否屬實,最直接的辦法就是查看L投資公司的賬目和利潤表,或直接核對該企業賬戶資金流水。
  
  但是,L投資公司情況比較特殊,企業實際辦公經營地不在寧波在上海,異地查賬等操作不便,并且L投資公司投資的上市公司也不在寧波當地,評估人員聯系該上市公司核查確認該筆分紅是否已實際付款等事項,也有一定困難。如果用傳統的函證手段實施外調,則所需時間太長,下一步核查從哪里入手才能迅速打開局面?評估人員陷入了沉思。
  
賬務核查——應付賬款“有異動”
  
  經過仔細考慮,評估人員決定從分析L投資公司財務報表數據入手,尋找線索。
  
  功夫不負有心人。在推算企業經營情況時,細心的評估人員發現,2018年1月~2018年5月期間,L投資公司財務報表中其他應付款科目中的金額約為1億元,而至2018年6月時,企業其他應付款科目的金額則變動為6300多萬元。這一筆變動的其他應付款數據,剛好與上市公司分紅的金額相同。企業對此項數據變化標注稱:“6月份付出3700萬元貨款。”但評估人員核查L投資公司同時期資產負債表等運營資料后發現,當時企業根本沒有那么多貨幣資金。沖減其他應付款的這筆錢是從哪里來的?這筆3700萬的款項是否就是L投資公司收到的股息分紅款?
  
  評估人員迅速向L投資公司法定代表人發出約談通知書,要求其到稅務機關當面核實情況。
  
  面對評估人員出示的證據和資料,L投資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某在約談時承認,2018年6月L投資公司確實收到上市公司的分紅款,之所以沒有把錢計入投資收益科目,是因為企業在投資該上市公司時融資借入1億多元,在收到分紅后,L投資公司就將該筆分紅款用于之前融資所欠資金的還款,由于這次分紅還款屬于公司保密事項,公司也僅有股東知曉,企業也沒有在利潤表上反映相應利潤,因此一般的財務人員并不清楚此事。
  
  “既然已收到分紅款,為什么沒有依法代扣代繳個人所得稅呢?”評估人員詢問。
  
  李某向評估人員表示,按照個人所得稅稅法,個人取得股息、紅利所得才需要繳納個人所得稅,但公司收到分紅款后并未進行過分配,股東并沒拿到錢,所以企業就沒有代扣代繳稅款。
  
  見此情景,評估人員向李某詳細講解了有關法規。評估人員表示,《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合伙企業合伙人所得稅問題的通知》(財稅〔2008〕159號)第二條規定:“合伙企業以每一個合伙人為納稅義務人。合伙企業合伙人是自然人的,繳納個人所得稅;合伙人是法人和其他組織的,繳納企業所得稅。”此外,第三條規定:“合伙企業生產經營所得和其他所得采取‘先分后稅’的原則。”前款所稱生產經營所得和其他所得,包括合伙企業分配給所有合伙人的所得和企業當年留存的所得(利潤)。因此,不論合伙企業是否作出利潤分配決定,只要有留存利潤,該部分留存利潤也應按規定的分配比例分配,并由合伙人計入自身的應納稅所得額依法申報納稅,這與合伙企業是否做出利潤分配的決定無關。
  
  評估人員向L投資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某做完法規輔導后,向其表示, L投資公司收到其投資的上市公司分紅款后,應依法按照企業利潤分配協議確認每個股東應該分得利潤數據,并為股東代扣代繳個人所得稅,并要求L投資公司就這一問題進行自查改正。
  
講明政策——企業糾偏補稅款
  
  不久之后,評估人員收到L投資公司提交的自查報告。但查看報告中企業填報的需補繳的稅款金額后,評估人員又產生了新的疑問——企業之前承認收到分紅款3700萬元,企業股東應該按20%稅率繳納股息、紅利個人所得稅,那么企業需補繳的稅款約有740萬元。但是,企業在自查報告上填寫的需補繳稅款只有600萬元,兩者之間存在約140萬元稅款的差異,這是怎么回事?評估人員立即再次約談企業負責人李某。
  
  面對評估人員的疑問,李某解釋稱,由于企業投資經營失敗,2017年整體虧損800多萬元。按照稅法規定,合伙企業的年度虧損,可以用下一年度的生產經營所得彌補,因此企業用2018年從上市公司獲得的一部分收益彌補了上年虧損,核算下來還剩下利潤3000萬元,因此計算出需繳納稅款數額為600萬元。
  
  聽了李某的解釋,評估人員知道企業對法規的理解和適用出現了偏差。評估人員向李某表示,《財政部 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印發<關于個人獨資企業和合伙企業投資者征收個人所得稅的規定>的通知》(財稅〔2000〕91號)文件中,附件一第十四條規定中確有企業年度虧損可以用下一年所得進行彌補的內容,但并不是所有的企業所得都可以彌補虧損。
  
  根據《國家稅務總局關于<關于個人獨資企業和合伙企業投資者征收個人所得稅的規定>執行口徑的通知》(國稅函〔2001〕84號)文件第二條規定:“個人獨資企業和合伙企業對外投資分回的利息或者股息、紅利,不并入企業的收入,而應單獨作為投資者個人取得的利息、股息、紅利所得,按‘利息、股息、紅利所得’應稅項目計算繳納個人所得稅。”
  
  按此法規規定,合伙企業的股息、紅利所得不能并入企業的經營收入,也不能彌補企業年度經營虧損。L投資公司的虧損是經營虧損,而L投資公司的此次所得是股息、紅利所得,因此不能用此次分紅所得彌補企業虧損。
  
  經過評估人員耐心解釋,企業最終認同了稅務機關的意見。
  
  約談結束后,梅山保稅港區稅務局依法向L投資公司發送《稅務事項通知書》,要求其根據從上市公司取得分紅情況,依法正確進行納稅事項申報。隨后,L投資公司調整賬目,在限期內依法為股東代扣代繳了“股息、紅利”個人所得稅740萬元。
 
本文刊發于《中國稅務報》2019年9月3日B2版
原標題:稅務評估發現3700萬元分紅,企業財務卻矢口否認——分紅去哪兒了?
 

二維碼
北京金稅財審會計服務有限公司 電話:010-84797161 傳真:010-84797161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酒仙橋中路26號院新華聯麗港B座727室
Copyright © 2018 北京金稅財審會計服務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備案號:京ICP備17006675號-2 ??技術支持:南昌為來創意網站建設
高盛彩票游戏 河南22选5走势图幸运 黑马股票推荐群 广东11选5代理流水 湖北11选5玩法 大乐透中奖怎么赔 陕西11选5走势图表 福彩15选5最准预测 上海十一选五今日开奖号码 江苏快三遗漏号码参考表 广西快乐双彩2018152